当前位置:滚球盘 > 品牌优势 > 然而可人或者说媚人死了,假设读者对袭人的怀

然而可人或者说媚人死了,假设读者对袭人的怀

文章作者:品牌优势 上传时间:2019-10-18

有读者问:“袭人自己已经和宝玉苟且了,她还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黛玉一个千金小姐,又有自己的住处,如何有机会做不轨之事。她担心什么?请高人指教。”

说起红楼梦里和袭人齐名的丫鬟,或许很多读者下意识地会想到晴雯。因为两个人恰好是两种不同的美,并且跟金陵十二钗之冠的钗黛相似,一个被称为晴为黛影,一个被称为袭为钗副。但是我想说的和袭人齐名的丫鬟并不是晴雯,如果从名字的字面来看,晴雯和麝月才是真正的“齐名 ”而和袭人齐名的丫鬟则是“媚人”

红友提问,甚是尖锐,己不正,何以正人。袭人偷试云雨情在先,又担心宝玉黛玉有“不才之事”,这岂不是自犯自禁、自相矛盾?如果真是偷情犯禁,破坏宝黛爱情,读者怀疑袭人是个有心机且虚伪的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图片 1

假设读者对袭人的怀疑是正确的,那为什么曹公称之“贤袭人”,脂砚谓之“爱人以德”?有读者说,这是作者背面敷粉,明赞暗贬,就像风月宝鉴的两面,正面是幻,背面是真。

“媚人”这个名字在红楼梦里只出现过一次,在第五回中,贾宝玉到秦可卿房中睡觉,当时只留下四个丫鬟,文本上写“只留袭人、媚人、晴雯、麝月四个丫鬟为伴。”所以红楼梦里真正和袭人齐名的是“媚人”,而仅凭宝玉给媚人起的名字,就可以推测出媚人平日的生活姿态,应该是天生妩媚妖艳。至少媚人的品行是接近黛玉和晴雯的,从名字性格的对称上来看,这样理解最恰当。因为袭人为钗副,而麝月为袭副。那么媚人为黛影,晴雯是媚影。而如今直接把“媚人”隔过去了,晴雯直接荣升为黛影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样解释,或有道理,但书中历历所言袭人的诸多好处,却又怎么解释?关于袭人的“贤德”,笔者己在《花解语时语解花》中详述,此处只探析文章开头处读者的疑问。

从媚人在贾宝玉丫鬟的名列排位来算,她不是一个小丫鬟,而地位比晴雯还高,仅次于袭人,说明媚人也是老太太安排过来服侍宝玉的。所以只要媚人不犯什么大过错,她是不会离开宝玉的房内。除非媚人死了,要不就是被撵了出去。而能撵媚人的,敢撵媚人的,只有王夫人。像林之孝周瑞家的这样的管家媳妇们,对这些老太太太太房中的大丫鬟都是非常尊敬的,轻易不会找她们的茬。

七十四回,贾琏向鸳鸯借东西当银子,不知何故,事情泄密。凤姐儿道:“知道这事还是小事,怕的是小人趁便又造非言,生出别的事来。当紧那边正和鸳鸯结下仇了,如今听得他私自借给琏二爷东西,那起小人眼馋肚饱,连没缝儿的鸡蛋还要下蛆呢,如今有了这个因由,恐怕又造出些没天理的话来也定不得。在你琏二爷还无妨,只是鸳鸯正经女儿,带累了他受屈,岂不是咱们的过失。”

那么媚人的命运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其实在鸳鸯拒婚那一回中,从鸳鸯的话中已经透露了出来,鸳鸯对平儿“这是咱们好,比如袭人、琥珀、素云、紫鹃、彩霞、玉钏儿、麝月、翠墨,跟了史姑娘去的翠缕,死了的可人和金钏,去了的茜雪”这死的的“可人”应该就是媚人的另一个名字,比如袭人在老太太房中的名字叫珍珠。又如芳官被贾宝玉改名叫耶律雄奴,又改名为‘温都里纳’而众人嫌拗口,喊她玻璃等等,所以媚人未必只有一个名字,被称为可人也非常合理。还记得贾宝玉在秦可卿房中醒来时叫“可卿救我”,宝玉应该叫的是“可人救我”才合理,因为可人是宝玉的近身丫环。然而可人或者说媚人死了,对贾宝玉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痛心的事。当晴雯芳官四儿被撵出去了后,贾宝玉是怎么想的,文本上写“宝玉乃道:“从此休提起,全当她们三个死了,只不过如此。况且死了的也曾有过,也没见我怎么样”这句里面“况且死了的也曾有过”指的就是媚人。

公侯府邸,人口众多,是非也多,居心叵测者有之,没缝儿的鸡蛋还要下蛆的人也不少。鸳鸯一身清白,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总是有人会制造流言蜚语。袭人“爱人以德”,又深知“君子防未然”的道理,她斗胆进言王夫人:黛钗己长,男女有别,起坐不便,易遭误解,易生诽谤,建议宝玉搬出园子,让宝玉和钗黛保持一定距离。袭人所虑,和王熙凤所担心的一样,都是要防人口舌。

图片 2

和鸳鸯不同,袭人确实有把柄在别人手里。三十一回,宝玉心情不好,向晴雯撒气,被晴雯呛了一通。袭人赶来解劝,晴雯添了酸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晴雯的话被黛玉听到,黛玉笑道:“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

而“媚人”又是怎么死的呢?因为文本上关于媚人的信息太少,我们只能探佚分析。首先媚人病死的可能性有多大?媚人既然是被老太太指派给宝玉的,不可能给宝玉找一个病秧子。也就是说媚人的身体应该是不错的。但是从媚人和袭人的对称来看,一个可以隐喻黛玉,一个隐喻宝钗。而在红楼梦中凡是隐喻黛玉的,几乎都是以死为结局。媚人、晴雯、一直想进怡红院还没来得及的柳五儿,这些人的死都是在为黛玉埋伏笔。而其中媚人第一个死,她的死只能跟王夫人联系在一起。因为王夫人看不惯娇妆艳饰语薄言轻者,而从媚人的名字来看,她显然恰是这一类人。应该是被王夫人发现斥责,最后和晴雯一样委屈离世。也正因为媚人之死,给贾宝玉房中很大丫鬟都提了个醒,知道王夫人的脾气,不喜欢浓妆艳抹,也正因为如此,晴雯平日不敢露头。总而言之媚人之死,不会因病而逝。因为在红楼梦里还没有一个人是“因病而死”的,每个人的死,都属于非正常死亡。如果金钏、二姐、三姐、秦可卿、贾敬、张金哥、冯渊、贾瑞、秦钟、鲍二媳妇等等,这些人没有一个属于善终。

晴雯敲打,袭人尴尬无语,黛玉打趣,袭人有苦难言,道:“林姑娘,你不知道我的心事,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倒也罢了。”不听袭人规劝,宝玉遭受笞挞,袭人感叹道:“你但凡听我一句话,也不得到这步地位。”此时的袭人,深知“身正名清”的重要,深知恶语中伤的可畏,她所箴言宝玉的一切,都是为宝玉好,洁身自好,顾影自惜,防人口实,避人以柄,自珍自爱,自洁自律。

宝玉袭人初试云雨情,脂批:“一段小儿女之态”,事实如此,怎么评价,读者自己解读。问题是,袭人做了这样的事,被晴雯知道了,而且被晴雯敲打,被黛玉调笑,这让袭人非常尴尬,尴尬之余,袭人更能体味到“清誉”的重要,更知道去珍惜维护“清誉”,所以,她一直在规劝宝玉,劝宝玉没有效果,她又横下心来,斗胆条陈,向王夫人提出建议。

宝玉受宠,没有心机,更不知防范,住在大观园,丫鬟婆子,是非不少,姨娘贾环,嫉妒算计,贾母和王夫人都不在身边,能事事为宝玉考虑的,也就袭人一人。袭人苦劝,宝玉答应,过后又忘,所以袭人说:我的心事,“唯有灯知道。”袭人的尴尬事情,王夫人不知,倘若王夫人知道,结果可想而知。也许是侥幸,也许是曹公笔下超生,总之,袭人没在这件事上出事。

袭人的事不可谓不严重,金钏因一句话被撵,羞愤投井,可卿二尤,名污誉毁,被迫自杀。可卿二尤不能悔过自新,关键原因,是他们丑名在外,难以挽回。袭人犯了这样的事,而且被人拿住把柄,自然会痛定思痛,汲取教训。读者怀疑袭人告密,谗害晴雯,书中没有文本依据,这种怀疑只是怀疑,没有实据。袭人所做的,乃是爱人以德,规劝宝玉注意言行分寸。

可卿乱常,本不可恕,但托梦凤姐,除弊献策,脂砚观之不忍,命芹溪删去“淫丧天香楼”一节。生前涉淫犯禁,死后梦语耕读,行事言语,同出一人。秉笔直书,不避贤愚,曹公笔下的人物就是这样,好坏优缺,集于一身。袭人“偷试云雨,谏言宝玉”,可卿“涉淫乱常,梦语耕读”,“精华糟粕”共聚一身,读者不应一而概之,扬其精华,去其糟粕,是是非非,方是正解。

犯了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没能从错误中汲取教训。可卿袭人,都被别人抓住口实,一个被迫自杀,一个忍受敲打,这是她们的无奈,也是她们的不足;但是,她们能够“梦语耕读”、“箴言劝谏”,这是她们的可贵。她们的“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故而,曹公要“为闺阁昭传,不忍使其泯灭也。”

画梁春尽落香尘,三尺鲛绡脱此身。几度花开明月夜,蜂蝶浪采渐销魂。闲言安逸德识浅,梦语耕读思虑深。亲历一番情欲苦,人生始辨幻与真。诗中故事,出自可卿,但“亲历一番情欲苦,人生始辨幻与真”的道理,却具有普遍的意义。袭人也算是亲历一番情欲苦,所以,她能看的更远,想的更多。

鉴于以上,袭人自犯自禁,看似矛盾,其实合理。历经一番情欲苦,更识人生幻与真。

本文由滚球盘发布于品牌优势,转载请注明出处:然而可人或者说媚人死了,假设读者对袭人的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