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滚球盘 > 党建工作 > 取天下却可能,十八路诸侯讨董卓

取天下却可能,十八路诸侯讨董卓

文章作者:党建工作 上传时间:2019-09-15

新《三国》有很多新编的故事,编剧试图通过大量新编的情节来输出自己的主张,最明显的是第四集,曹操造访刘备的“第十九路诸侯”大营,然后曹刘二人煮酒论天下。对谈中,两个人都是毫无保留的大谈自己的价值观,颇有高端论坛的气势。

《三国演义》第5回写到:曹操逃离洛阳,到达陈留以后,立即发矫诏给各地,号召各路英雄共同讨伐篡夺朝廷大权、胡作非为的董卓。很快便有十八路诸侯分别起兵,会集到洛阳附近,“各自安营下寨,连接二百余里。”真是声势浩大,威风凛凛。尽管这次讨伐虎头蛇尾,最后竟草草收场;但它却是《三国演义》中的一次重大战役,是书中一批重要人物的一次集中“亮相”,其中的“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等精彩情节,给读者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应该说,“诸侯联军讨伐董卓”这一情节单元是于史有据的,但其中又有许多虚构成分。首先,历史上号召诸侯共讨董卓的,不是曹操,而是桥瑁(《演义》中作“乔瑁”)。《三国志·魏书·武帝纪》注引《英雄记》说得明明白白:“东郡太守桥瑁诈作京师三公移书与州郡,陈卓罪恶,云见逼迫,无以自救,企望义兵,解国患难。”《三国演义》将此事写成曹操所为,是为了突出其非同凡响的英雄气概及其在讨伐董卓中的地位和作用,由此也可见罗贯中并未故意“丑化”曹操。其次,历史上参与讨伐董卓的诸侯,并无“十八路”之多。据《三国志·魏书·武帝纪》,除了曹操于中平六年十二月率先起兵之外,初平元年正月同时起兵的有十个州郡长官:后将军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河内太守王匡、勃海太守袁绍、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另据《后汉书·袁绍传》,参与讨董的有十一家,比《武帝纪》所记多出广陵太守张超。此外,《三国志·吴书·孙破虏传》明确记载了长沙太守孙坚参与讨董之役的经历(《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和《后汉书·袁绍传》之所以未提孙坚,可能是因为孙坚当时对袁术有某种依附关系,《后汉书·献帝纪》就有“袁术遣将孙坚与董卓将胡轸战于阳人”,“袁术遣将孙坚攻刘表于襄阳”的记载)。综合以上资料可知,历史上联合讨伐董卓的诸侯,总共有十三家。《三国演义》在这十三家之外,又增加了五家:北海太守(按:当作“北海相”)孔融、徐州刺史陶谦、西凉太守(按:当作“凉州刺史”)马腾、北平太守(按:当作“右北平太守”)公孙瓒、上党太守张杨。其实,历史上的孔融此时虽任北海相,但因忙于对付黄巾军,并未参与讨董之役(见《后汉书·孔融传》);历史上的陶谦此时虽任徐州刺史,但当“董卓之乱,州郡起兵,天子都长安”时,陶谦却“遣使间行致贡献”,并因此得到犒赏:“迁安东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见《三国志·魏书·陶谦传》),自然也与讨董无关;历史上的马腾早在汉灵帝末年便与边章、韩遂等起事于凉州,反抗朝廷,直到初平三年才接受招安,任征西将军,根本不可能参与讨董(见《三国志·蜀书·马超传》);历史上的公孙瓒此时以奋武将军身份领兵屯驻右北平郡,对付乌桓、鲜卑武装,也不可能参与讨董(见《三国志·魏书·公孙瓒传》);历史上的张杨,此时仅率一支数千人的兵力,流动不定,尚未成为一镇诸侯,后来才被董卓任命为河内太守(见《三国志·魏书·张杨传》),当然更不算讨董联军中的一家。再次,历史上的刘备与讨董之役的关系,仅在《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注引《英雄记》中有这样一句:“会灵帝崩,天下大乱,备亦起军从讨董卓。”而《先主传》正文及《关羽传》、《张飞传》均无一字提及此事,可见刘备等人当时地位卑微,仅仅是追随他人参与讨董,在整个战役中并未建立什么值得称道的功绩。不过,在宋元以来的通俗文艺中,早已出现“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说法,元代的《三国志平话》和元杂剧《虎牢关三战吕布》,均写到“十八路诸侯”共讨董卓,而把刘关张写成战功最为卓著、最引人注目的英雄。罗贯中吸纳了这一思路,并结合史实,剔除了以往通俗文艺作品中过分随意甚至荒诞的成分,进行新的艺术加工,描写了一场有声有色的“十八路诸侯讨董卓”战役,在讨董联军中着重突出曹、刘、孙三家,不仅使曹操的雄才大略、慧眼识人,孙坚的豪迈敢战、勇于任事迥然高出众人;而且以曹操、孙坚为陪衬,通过“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等虚构情节,使刘关张三人从此成为天下闻名的英雄。这样,就为后来三分鼎立局面的形成作了有力的铺垫,而刘蜀集团的英雄们则始终处于读者视野的中心。因此,这一情节单元成功地体现了罗贯中的总体艺术构思,成为全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这段对话的大致内容如下:

刘备谈及京城有巨贼做乱,九州有黄巾蜂起,四百年汉室日渐衰败,他痛心疾首,甚至潸然泪下。曹操却笑道:夏五百年而止于商,商五百年而止于周,周三百年而骤起春秋战国,是时天下大乱,英雄辈出。可见国运盛衰长短俱凭天意。如无乱世,何来英雄?我喜爱天下大乱。设想,如果在太平盛世里,君不过是织席贩履,我不过是门下校尉。唯有天下大乱,你我才可能有功名业绩!

刘备以为天下大乱之根源,首先在人心丧乱。因此欲安天下,先取人心。唯有行仁义,持忠孝,除贼扶汉,方能人心所向,天下大定。曹操却认为,如今安天下已不可能,取天下却可能。而取天下之道,则在于“权谋”。权谋所至,人才毕集,上有贤君能臣、下有精兵强将。

这段对话也定下了两个人的基调:曹操行霸道,刘备遵王道。这是新《三国》对三国故事的全新解读,将两个人不分主次并而论之,而电视剧以曹操为主线,显然也定下了这部剧推崇霸道的主题,这个主题,实际上也迎合了当前的实用主义主流价值观。

滚球盘,霸道是法家的治国理念,崇尚权术和武力,初有三派,分别是法、术、势,后为韩非子集大成。王道是儒家的治国理念,崇尚仁义礼制。在剧里,这是两条截然不同的称霸之路,在现实里,这是两种不同的实现个人价值的方式。本篇将分别解读新《三国》里曹操的霸道之策和刘备的王道之路。

曹操霸道解读之一:势

势,就是君主威势。新《三国》里的曹操,刺董之前,不过是门下校尉,普通官员,靠拍董卓马屁获一席之地,连王允的生日宴会都没份参与。刺董之后,名扬天下,也不过是名,并没有权,更加没有威势。于是,曹操做了两件事,一是散尽家财招兵买马,二是假造天子诏书。诸侯会盟时,一纸矫诏,诸侯拜服,实力最弱却迅速暂居了盟军二把手的交椅。尽管由于人心离散,没有给曹操带来更多的实际好处,但是自此曹操从刺董义士,变成了一方诸侯。

曹操虽然成天把“天子如草芥”“取天下”挂在嘴边,但是他却十分懂得天子的用处。董卓死后,部将李傕郭汜祸乱长安,天子外逃,曹操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掌天下之柄”的最好机会,马上起兵迎接天子。

借助天子来树立自己的威势,这是曹操霸道的一大转折。献帝迁都许昌不久,曹操假天子之名,下诏封刘备徐州牧,并命其讨伐袁术;然后又密诏袁术,使其讨伐刘备,惹二虎竞食。刘备自命汉室后裔,自然不得不从,于是被吕布偷了徐州,然后刘吕袁三家争斗,终于让曹操坐收渔利轻松取了徐州,杀了吕布,还收了刘备。

曹操从矫诏起家,到真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威势日盛。随着曹操平定中原,威震天下,铜雀台上,百官劝曹操称帝。曹操自然暗爽,势的终极,就是一人令行天下禁止,南面而王天下,威势加诸四海,即便曹操没有顺势登基,心里还是渴望有这个威势的。所以,得知荀彧反对,曹操才会不顾荀彧贡献过千谋百计,而将其赐死。数年后,曹操进封魏王,又杀了同样反对他称王的崔琰。

势的另一个方面,是实力,包括城池和兵力。曹操最初只有乡勇数千;讨伐董卓时,夸大自己的实力,从孙坚处骗得数千骑兵;到征讨徐州时,却已有5万人马,可见其一直都在募兵。曹操一边募兵一边攻城略地,又多收降卒以为己用,比如官渡之战前受降张绣,后来南下取荆州收数十万水军,赤壁之战时兵力已有83万。即便赤壁惨败,之后的兵力也一直在50万左右。

军队的扩张离不开粮饷的充足,曹操于建安元年即开始实行屯田制,令军士种植粮食自给自足。不过这一重大经济举措,在金戈铁马的《三国》故事里没有表现。但有另一个表现就是,为了保持粮饷的充足,曹操屠尽徐州数十万百姓。

曹操霸道解读之二:术

术,就是驭人之术,即上文曹操自己提到的“权谋”。新《三国》强化了曹操的礼贤下士,甚至到了造作的地步,比如大军准备攻伐徐州,曹操阅兵时,看到一个将官的鞋带散了,竟然当众屈膝给他系好鞋带,其间,谈笑自若,旁人无不侧目。这一招,丝毫不逊于刘备摔阿斗。

本文由滚球盘发布于党建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取天下却可能,十八路诸侯讨董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