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滚球盘 > 党建工作 > 表示这块泥版很重要

表示这块泥版很重要

文章作者:党建工作 上传时间:2019-09-14

两河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古希腊人将两河流域称为“美索不达米亚”,意思是“两河之间的地方”。 历史上认为,美索不达米亚又可以分成两个部分,南边的部分被称为巴比伦尼亚,北边的部分被称为亚述。就今天来说,两河流域就相当于今天的伊拉克一带。 两河文明的出现 两河文明时代最早的居民就是苏美尔人,他们在公元前4000年以前就来到了这里,两河流域的最初文明就是他们建立的。后来的阿卡德人、巴比伦人、亚述人以及迦勒底人等,都继承和发扬了苏美尔人的成就,使两河文明成为人类文明史上重要的一页。其中巴比伦人的成就最大,因此,两河文明又被称为巴比伦文明。 现代人对古代各国的历史了解,主要依靠的都是文字记载。中国的汉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至今已有6000年左右的历史了。而在世界其他地方,也发现了古代文字,主要有3种:埃及人在公元前3500年左右就使用的图画式的象形文字,公元前1000多年腓尼基人发明的字母文字,再就是古代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使用的楔形文字了。 楔形文字的发现 对楔形文字的辨认,同对埃及象形文字的辨认过程极为相似。这件事还要追溯到2500多年前。 公元前522年3月,当时的波斯皇帝冈比西斯率领数十万大军远征埃及。其中有个名叫高墨达的僧侣,冒充被冈比西斯处死的皇弟巴尔狄亚的名义,在波斯各地和米底发动了叛乱。叛乱持续了半年之久。不幸的是,皇帝冈比西斯在返回波斯的途中病死了。一时间,波斯贵族们群龙无首。这时,一个叫大流士的贵族耍阴谋手法得到了皇位,并最终平定了叛乱。为了称颂自己的功绩,大流士就让人将他平定叛乱的经过刻在米底首府爱克巴坦那郊外贝希斯顿村附近的一块大岩石上。这就是着名的贝希斯顿铭文。 贝希斯顿铭文上面也刻着三种文字:古波斯文、楔形文字和新埃兰文。1835年,法国学者罗林森偶然间发现了这些铭文,并制成了拓本。1843年,他译解了其中的古波斯文,然后,他又把这些翻译过来的古波斯文与楔形文字对比,并终于弄通了这些楔形文字,从此便解开了楔形文字的谜团。 最古的楔形文字都是从右向左直行书写的。但由于书写不便,后来就把字形侧转了90,改成从左到右横行书写了。考古学家经研究发现,这些楔形文字是由苏美尔人发明的。早在公元前4000年,他们在开发两河流域的同时,就已经创造出了这种文字。 最开始,这种文字是象形文字的。如果要表示比较复杂的意义,就用两个符号合在一起,比如“天”加“水”,就表示“下雨”;“眼”加“水”,就表示“哭”等。后来,他们又发展到可以用一个符号代表多种意义,比如“足”又可表示“行走”、“站立”等,这就是表意符号。 到后来,一个字形符号也能够表示一个声音了。比如“星”这个楔形字,在苏美尔语里发“嗯”音。如果用来表示发音的话,就与原来的“星”这个词的含义没有关系了,只表示发音,这就是表音符号。 泥版文书不同凡响 当时的苏美尔人还不懂得造纸,因此他们的文字就用芦苇或木棒削成三角形尖头,然后刻在用粘土做成的长方形泥版上,然后再把泥版晾干或者用火烤干。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泥版文书。 在古代埃及时期,文字刚刚进入图画文字或画谜文字的时候,一般重要的文字典籍都会用泥版文书来记载。因为这类书写材料比起纸草、羊皮纸、木材或一些铁器、青铜等之类的书写材料来说,具有两个明显的优点:一是可以随时取用,且造价低廉;二是坚固耐用,可以持久保存。 开始时,苏美尔人的泥版是圆形或角锥形的,不便于书写和存放,后来他们便将泥版改为方形的。苏美尔人的文字材料,大多数都是这样刻在这类方形泥版上的。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这些文字得以保存下来的。迄今为止,考古人员已在两河流域挖掘出了数十万块这类泥版文书。由于苏美尔人使用的都是芦秆或木棒做成的、尖头呈三角形的“笔”,所以落笔处印痕都比较深宽,提笔处则显得较为细狭。后来,人们就把在两河流域发现的这类古文字称为了楔形文字。 楔形文字后来流传到了亚洲西部的许多地方,丰富并促进了它们的文化以及它们之间的交流,为人类文明做出过重大的贡献。公元前2007年,苏美尔人的最后一个王朝衰亡之后,巴比伦王国便把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继承了过来,并使之发扬光大。 泥版是怎样制作的 经研究发现,泥版的制作过程是这样的:先使劲揉搓黏土,然后根据需要做成大小不一的长方形状,并把棱角磨圆。一般是一面较为平坦,而另一面则较为凸出。做好泥版后,就可以在上面书写了。 书吏首先用细绳在上面画好格子,然后用芦苇笔或其他的书写工具在泥版上刻字或画图。泥版的两面其实都是可以刻字的,但为了避免书写一面时把另一面擦掉,书写时通常要先刻平滑的一面,然后再把泥版翻过来在凸出的另一面刻写。小的泥版可以拿在手上刻写,而大的则要放在特制的架子上书写。 两面都写完之后,再把泥版晾干或烧制,经过晒干或火烤的泥版非常坚硬,印刻在上面的文字或图案也可以长久保存。现在发掘出来的泥版,最古老的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了,最近的也不会少于3000年的时间。 泥版虽然可以写字,但是却没有办法装订,所以如果一块泥版写不下一篇文章,那么这几块泥版上都要有全书的标题和编号,而且下块泥版一般要重复上块泥版的最后一行字,以便读者查寻。类似的泥版文书在尼尼微城遗址就发掘出2万多块,目前总共约有数十万块被发现,内容主要涉及政治、经济、文学、艺术等各个方面。 刻制泥版的工作在我们今天看来虽然烦琐而繁重,但在当时来说,却是很先进和有水平的技术。并且,要想成为一个泥版工人,还需要不短时间的学习和锻炼呢。 泥版保存别具特色 泥版在经过晒干和烘烤后,会变得非常坚固耐用,可以保存很长的时间,但存放起来却并不十分方便。如果拿我们现在用的约50页的32开本的文字量写在泥版上,重量就能达到50千克。因此,泥版的存放就完全不能像现代的书籍一样。 存放在图书馆里的文字版书,成套的泥版要用绳子捆起来,并附上标示这些泥版各自内容的一个小型的泥版块,放在架子上或书库里;也有的是用篮子或泥坛、泥罐存放。一些重要的文件或需要保密的书信,通常需要采用一种特殊的“信封泥版”来保存,也就是用另一块泥版盖在印有重要文件的泥版上,再用一些软泥封住两块泥版的四边,再盖上印章,表示这块泥版很重要。然后,再在外部泥版的表面刻上该文件的副本或内容概要。这种方法可以有效地防止泥版的意外损坏或伪造和篡改。 信件的保护也是这样,把写有信的泥版包上一层薄薄的黏土。收信人在接到信后,只要把这层黏土去掉就可以读到信件的内容了。虽然剥落外层黏土的过程也许并不太轻松,但至少这种方式很安全。 泥版文书的创制和保存过程与中国制陶比较相似,人类的文明就是如此奇妙地互相感应着的。泥版文书的创建,也展示了人类智慧的结晶。但是,关于泥版文书的创制里仍然有很多没有解开的问题,比如泥版文书的材料要怎样调制?泥版文书在长久的保存过程里遇到水以后字体的扭曲会不会使释读有产生误解?如果有,这一问题又是怎样解决的呢?这些难以解释的问题,还有待于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相关链接——泥版书屋 20世纪30年代,法国考古学家安德烈·帕罗特在两河流域上游的名城马里中,发掘出了一所房舍。这所房舍被认为是迄今为止发掘出来的世界上最早的学校。这所“学校”包括一条通道和两间房屋,大间房屋长44米,宽25米;小间面积约为大间的1/3。大间内排列着4排石凳,可以坐45人左右;小间排列着3排石凳,可以坐20人左右,很像一所学校的教室。不过,在房舍中并没有发现教师授课用的讲台,但却发现了很多泥版,研究人员称这些应该是学生的作业。 因为这所房舍靠近王宫,附近还有许多泥版文书,所以考古人员认为,这应该是当时的一所学校,建造时间应在公元前3500年左右。如果这一推断正确的话,那么这所学校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学校,要比古埃及于公元前2500年出现宫廷学校早1000年左右。 研究发现,苏美尔学校在课程设置上,大体上分为三类,即语言、科技知识和文学创作。语言是最基础的课程,首先要学苏美尔语,以便适应神庙祭祀和宗教活动的需要。苏美尔语在当时是显贵阶层的语言,懂得苏美尔语也被视为有学识、有教养的标志。除此之外,学生们还需要学习一些计算、几何及其他科学知识。

本文由滚球盘发布于党建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表示这块泥版很重要

关键词: